英國脫歐一拖再拖,過去幾個月首相文翠珊提出脫歐方案被推翻後,再將方案換涵不換藥,再斬件硬推,議會似乎亦不賣賬,隨著脫歐時序越拖越後,安山資本策略師李卓峰接受專訪時表示,因為時間上已不能無限期延遲,下半年出現無協議脫歐或者所謂硬脫歐將有機會發生。

李卓峰指出,早在英國2016年脫歐公投時,當地只有傳統英國公民,其實英國地理位置偏向西方的地方,即愛爾蘭等地均不贊成脫歐,今次脫歐已令英國民族上兩極化,所以亦引申出英國是否應在脫歐事項上再一次公投。英國為不想再一次公投,不更改脫歐議案內容,斬件硬推,隨時間流逝,硬脫歐機會越來越大。

若英國硬脫歐,李卓峰認為,銀行業會首當其衝,在整個歐元區內財富管理業務、資產管理業務,在以前英國私人銀行的銀行家習慣上會到法國、盧森堡及瑞士等地工作,因為英國之前利用與歐盟之間的優惠政策,在無協議下脫歐,在新公約之下,所有事情要一點一滴再討論,銀行在這些業務上需要重新規劃。

而原本在英國的金融業地區總部亦會遷離,他指出,根據統計,於2017/18年,英國銀行已花上兩億英作人才分配,換言之,銀行平均已損失1-2億英鎊,大銀行可能花於人力資源調配,一些 本於英國或者歐洲作基地的銀行亦策劃在盧森堡或都柏林等地註冊。

亦會有一些地方會受惠,當中包括都柏林,他說,都柏林位於愛爾蘭,愛爾蘭是歐盟的成員國,是唯一一個歐盟成員國可透過陸路到達英國,與英國的關係好像深圳與香港一樣,所以都柏林樓價於過去一段時間都有上升。

對於香港影響,李卓峰認為,雖然不少港股均有英國業務,但英國脫歐最大影響相信會是英國與歐盟之間的貿易,中國及亞太區與英國之間的貿易則影響不大,港股從事英國與歐盟之間的業務較少,即使是利豐(494)業務亦是全球性,脫歐對其影響可能是英國業務人力資源成本上升,這只是有限的成本,所以對於港股屬心理影響大於實際影響。

但滙率上波動會較大,他指出,市場在上半年已經反映英國可能出現的硬脫歐,英鎊最近跌穿近半年低位,美元兌英鎊跌穿1.3,若出現硬脫歐,英鎊貶值情況可能會加快,相反,若英國可以在有協議下脫歐,對英鎊或者英國都會有整體上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