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神」巴菲特與摩根大通行政總裁戴蒙早前在《華爾街日報》刊登聯名文章,呼籲上市公司放棄每季發表業績簡報及盈利預測的措施。巴菲特在文中表示,季報的存在只會限制管理層的思維,逼使他們做出更多相對較短視的決定。

季報是近年在環球股票市場引入的東西,目標是提高上市公司的透明度,讓投資者有更多方法去了解上市公司的運作,就公司季度業績的增長及管理層的預期,去衡量手上資產組合的部署。

所以從交易所及監管部門的角度而言,季報的出現,可以為投資者提供更多企業資訊,減少大戶與散戶之間的資訊不平等。其次則是,投資者擁有更多資料去判別上市公司的發展,造成轉倉的機會亦會因而上升,對交易所的業績亦都有一定正面作用。

但對上市公司而言,季報的出現卻是另一場惡夢。由於上市公司需要每三個月就向公眾匯報一次公司發展,為了保持投資者對公司股價的憧憬,避免隨便被投資銀行及評級機構降級,管理層因應季報的出現,需要調整公司政策,一定程度上減低長遠發展的投資。否則如果被降低評級的話,上市公司在向銀行融資、公司名聲上都會受到損害。結果因為季報的出現,上市公司需要更改自身的政策及部署,來避免潛在出現的損害,對企業管治而言,無疑是損人不利己。

而且對投資者而言,每三個月一次的董事會電話會議或記者會,對了解公司發展基本上沒有太大的幫助。因為三個月對於企業發展的影響十分低,在季報的會議中,董事會很多時都會指相關數據只屬於「短期的影響」,對集團長遠發展未必能夠參透什麼。

當管理層持續被季度的評級影響時,被逼放棄一些長期投資,隨時弄巧反拙,業績受到影響的情況下,長遠下去只會令上市公司的股價同樣受挫,投資者無可避免地會受到損失,而在市場上優質的上市公司亦因此買少見少,成為一個雙輸的局面。

圖片來源:Flick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