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高教(2001)日前被沽空機構發報告狙撃,公司今早發公告逐點澄清,對於花費巨額佣金招收學生,公司確認針對貴州學校及雲南學校的指控不真實,其從未為招收學生支付任何人佣金。原因是公司按照教育主管部門的要求,跟法規招生,並得到教育主管部門認可。貴州省招生考試院公佈的該校最低錄取分數線均高於貴州省控制線,故無需花費巨額佣金招收學生,公司銷售費用佔比與同行業水平保持一致。

就有關東北學校的關連人士交易溢利,公司表示,獨家技術服務及教育諮詢服務協議於2016年8月訂立,當時東北學校仍是獨立第三方,因此,該交易不應視為關連人士交易。輝煌與東北學校訂立的協議商業上屬合理,由於當時尚未取得主管部門對收購的批准以致無法訂立結構性合約,公司已就收購結付大部份代價。而於去年12月10日收購東北學校已完成,因此,東北學校合併至公司,先前的服務協議亦自動終止。

就教育質量差及學生老師比例低的指控,公司指出,其所有學校昀取得經營民辦學校的許可證,有關許可證須進行年度審閱,就師生比例而言,所有學校每年向地方部門提交有關比例,從未遭行政處罰,以去年為例,雲南、貴州學校的生師比例都低於20。

至於來自學生的反饋差的指控,公司指出,報告未有提供從公眾網站獲取的通訊摘錄來源,亦不排除報告作者擬進行惡意競爭的可能性,相反,公司能從公眾網站找出更多來自學生的讚美。

空城研究昨發表沽空報告,列出四點指控,包括通過表外支付方式隱瞞招生佣金,估計2017年招生佣金達到5100萬,而新高教未有在上市文件中披露有關成本;通過關聯交易輸送利潤,指公司以不具有商業實質的服務協議,向東北學校收取服務費4380萬元,並確認收入,憑空生成4380萬元利潤;基本辦學條件不合格,教學質量不達標,指其生師比例達到26比1,違反教育部要求的18比1,亦高於全國水平的17比1;學生評價低,以次充好包裝上市。

空城研究指出,公司內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財務報表可信度極低,保守地為其宣稱的利潤打20%折扣;按照18倍的行業平均市盈率,給新高教估價為1.62元,預計有68%下跌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