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十年沽空機構活躍於港股市場,曾對超過40間本港上市公司發表沽空研究報告,統計過往曾46隻(其中一隻未上市)被沽空機構發表報告籲沽售的本港上市公司,有33間(73%)於沽空報告發表後股價要下跌,有27間(60%)要停牌,有7間停牌至今,兩間最終要除牌。

兩宗除牌個案中以中金再生(除牌前編號:773)個案最為經典,當年公司於2013年1月28日被格勞克斯研究發表沽空研究報告後停牌,半年後,證監更罕有地動用證券及期貨條例212條申請公司清盤。高等法院最終於2015年3月裁定公司涉嫌造假才得以上市,蓄意欺詐,股份最終於2016年2月4日除牌。  

另一個遭除牌的個案為中國光纖(除牌前編號:3777),公司於2015年8月被Emerson Analytics發表沽空報告,股份於8月11日停牌,並於9月30日才復牌,股價即大跌33.12%;在一年後,證監會於2016年10月12日根據證券及期貨條例第8(1)條令中國光纖停牌,根據有關條例,證監有可能認為公司的招股章程或通告等文件存在虛假、不完整或具誤導性成份。股份最終於今年2月14日除牌。  

若以準確度計,則以Emerson Analytics、匿名分析(Anonymous Analytics)以及格勞克斯研究(Glaucus Research)最高,其中Emerson Analytics先後就8間本港上市公司發表沽空報告,其中6間停牌超過一個月,其中3間停牌至今,當中中國光纖最終更要除牌。  

匿名分析先後就7間本港上市公司發出沽空報告,其中4間停牌超過1個月;格勞克斯研究曾發出8個沽空報告,6間停牌超過1個月,其中中金再生被證監申請清盤,兩間停牌至今。  

理論上,沽空機構發出沽空報告後,上市公司股價需要下跌,沽空機構才有賺錢機會,雖然目標公司有逾七成股份於報告發表後下跌,但亦有部份公司停牌後,遲遲未能復牌,令沽空機構亦失去逃生機會,當中奇峰(1228)、中國家居(692)及中金再生(773),自沽空報告發出後,股份隨即停牌,中途未曾復牌,換言之,發表報告的格勞克斯研究、烽火研究(Blazing Research)及渾水(Muddy Waters)或因而失去套現機會,而由匿名研究發表報告的超大現代(682)停牌近三年半才復牌,復牌後股價大跌45%。  

以股價計,統計的46間上市公司中,股價於10天內跌幅最多的是德普科技(3823),其股價於報告發表當日大跌86.34%,十日後股價只反彈24.51%。但亦不乏在報告發出後公司股價上升的例子,其中以神冠(829)升幅最大,沽空報告發表10日後,其股價升11.55%;但股價上升亦不代表公司沒有問題,其中輝山乳業(6838)於沽空報告發表後10日,股價上升1.8%,其後再被傳賬目造假後再停牌,至今仍未復牌。  

但說到沽空機構慘敗例子,值得一提是香櫞研究在2012年發表報告狙撃恒大,被證監會指報告失實,其創辦人Andrew Left被禁投港股市場五年,Left今年初上訴再失敗,除禁止於本港買賣證券五年後,同時要交出交易獲利的16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