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確保上市公司質素,券商及中介機構扮演重要角色,故證監會除關注上市公司違規行為外,亦會監管及調查券商及中介機構違規情況。統計2016年至今,共有36間券商因違規而被證監會譴責及罰款,涉46宗裁決。當中更有2宗裁決,涉事券商除被罰款外,更被證監會作出停牌一年的處分。另外,在44宗裁決中,與新股上市相關的裁決最多,達9宗。

翻查證監會紀錄,其在2016/17年共作出563宗調查,其後兩年分別作出522及479宗調查,調查宗數下跌主要原因為針對企業披露、內幕交易及中介人失當行為的調查每年均有減少。證監會在2016-2018年期間每年分別作出10、13、及11宗裁決,惟單是2019年上半年已有11宗裁決。

按被罰原因劃分,在新股上市申請中,作為保薦人未有履行其應盡責任是最常見原因,在44宗裁決中,有9宗皆與新股上市相關。當中罰款最多的裁決為在2019年,瑞銀因在中國森林、天合化工及另一宗上市申請作為保薦人時,未有履行作為保薦人的主要監督職責,被證監罰款3.75億元及暫時吊銷瑞銀就機構融資提供意見的牌照一年,期間瑞銀不得為上市公司擔任保薦人。

證監會亦同時向涉及上述兩宗上市申請的券商罰款,其中涉及中國森林上市申請的渣打證券被罰款5970萬元,涉及天合化工上市申請的美林及摩根士丹利則分別被罰款1.28億元及2.24億元,證監會就兩宗案件罰款7.87億元。

涉事的兩間上市公司,2009年底上市的中國森林早於上市後不足兩年的2011年,因涉嫌造假賬而被停牌,其後清盤,股份於2017年除牌。至於天合化工,公司於2014年6月上市,上市僅三個月後便被沽空機構狙擊,其後從2015年3月起因延遲公布業績停牌至今。

當中就單一裁決罰款最多的,為在2017年時,匯豐私人銀行就被指以不當手法銷售雷曼票據,被判罰4億元,及在就證券提供意見與證券交易活動的牌照停牌一年。該案件源起於匯豐私人銀行雖早於2008年夏天已得知雷曼兄弟財務狀況及信貸質素漸趨惡化,惟仍繼續銷售雷曼票據至2008年9月,在銷售過程中亦未有向客戶披露相關信貸風險增加。

同時,匯豐私人銀行在銷售產品時,其評級與客戶風險評級出現錯配。該行在向客戶分銷槓桿式累算遠期投資計劃時,即使銀行內部已將產品列為最高風險,但卻沒有實施充足的系統及監控措施,以防止客戶過度投資於槓桿式累算遠期投資計劃。該行原被罰6.05億元及停牌一年,經上訴後,其罰款減至4億元,但仍為證監會歷來最大罰款。證券及期貨事務上訴審裁處稱,該行所犯缺失的影響廣泛,為多名客戶帶來不必要的虧損風險,並實際上令多名客戶蒙受大額損失,故罰款4億元是適當金額,該罰款亦有警戒作用。

在眾多券商中,匯控旗下的匯豐證券、匯豐私人銀行及匯豐銀行曾分別被罰款960萬元、4億元及250萬元,為被罰次數最多的機構,共罰款4.12億元,亦是被罰款最多的機構。另外,瑞信、招商證券、美林、瑞銀、渣打及花旗至今分別被罰款兩次,摩根士丹利亞洲及香港分部亦曾分別被罰款。

除直接懲罰券商外,證監會亦曾針對個別人士發出冷淡對待令,除被禁人不得在香港以任何方式處理股票、期貨、槓桿式外匯交易合約以外,銀行及經紀亦不得代被禁人買賣。該禁令同時對香港以外發出的交易指令生效。若違反禁令,即屬犯罪,最高可罰款100萬元及監禁兩年,同時如在明知或疏忽情況下利便被禁人進行交易,亦有機會被證監會紀律處分。不過,至今未有券商因違反冷淡對待令而被處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