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交所之所以推出同股不同權,很大程度是因為在2013年失落阿里巴巴的上市,而推出的新措施。時至2018年,當港交所正式實施同股不同權制度的時候,中國證監會卻同時宣布,開展有關中國存托憑證(CDR)的徵詢。

中國證監會推出CDR的目的,就是要吸引在海外上市的大型科網企業回流上市,始終現時A股科技板塊質素相關參差。阿里巴巴及京東均表示對CDR有興趣會積極研究,騰訊主席馬化騰更揚言,如果條件成熟的話,亦會考慮以CDR形式在內地上市。

CDR的目的,在不少業界人士眼中,是衝著港交所同股不同權制度而來。因為兩者的設立,主要同樣是吸引海外上市的科技公司進行第二上市,特別是港交所失落過的阿里巴巴。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在4月出席立法會財經事務委員會時更承認,CDR會為本港帶來競爭,但在編採部的立場卻是另一回事。

以小米為例,港交所推出同股不同權後,小米旋即成為首間以同股不同權方式上市的科技公司,預期最快6月底正式掛牌,集資額有望成為2014年來全球最大宗的公開集資。

雖然小米選擇以同股不同權方式上市,但並不代表「H股勝過A股」。不少外媒在過去兩個月都引述過與小米有關的消息人士表示,完成在港上市後,小米會以CDR的形式在內地進行第二上市。

所以在CDR與同股不同權中間,本身是不存在太大的衝突及競爭,與港股形成競爭的,反而更多集中於美股身上。因為港股與美股對內地企業而言,其實是有一定的同質性,兩者都能夠吸引海外資金,而且買賣市場相對開放。反觀A股市場,即使在互聯互通措施實施的情況下,境外資金要流入內地還是有一定的額度限制。

當初中國政府鼓勵企業「走出去」在美在港上市,以海外資金支持自身的發展。到內地金融市場發展成熟的時候,「回流A股」支持內地發展又成為另一種趨勢,所以在2015年至2016年,會見到港股出現一陣的私有化潮流,不少企業都為回流A股做準備。

同樣的情況都發生在美股,問題就來了,已經在美國第二上市的企業,選擇回流A股究竟會選擇A股還是H股呢?性質上,「回流H股」與在美國上市沒有太大差別的時候,CDR及香港同股不同權制度本來的目標客戶也不是同一批吧,否則中國企業的私有化潮流就不會在港出現了。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