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績期過後,上市公司陸續公布年報,本網統計已公布年報的33間藍籌公司,發現在藍籌公司中,大多數都有最少一位女性董事,惟仍有六間公司為「全男班」,只有一名女性董事的公司亦有10間,平均女性董事比例為14.31%。最為巾幗不讓鬚眉的公司則為恒生銀行(0011),擁五名女性董事,女性董事比例達38.46%。

不過,即使女性董事達一定比例,卻不一定能參與主要決策,如匯控(0005)女性董事比例雖達35.71%,惟她們皆出任獨立非執行董事,執行董事全由男性出任。而港交所(0388)女性董事比例雖較匯控低,為23.08%,出任主席一職的卻是女性。

在董事平均年齡方面,在33間公司中的平均年齡中位數為60歲,當中更有11間的平均年齡較退休年齡65歲為高。當中平均年齡最高的公司為長和(0001),平均年齡為73歲。事實上,長和系內公司董事的平均年齡皆偏高,電能(0006)、長建(1038)、長實(1113)的董事平均年齡分別為67歲、68歲及68歲,皆超過退休年齡。另一家族企業新地(0016),其董事平均年齡亦達71歲。不過,同樣是家族企業,信置(0083)董事的平均年齡就僅有55歲,公司副主席黃永光亦僅為40歲。

至於最年輕的董事局則為太古(0019),其平均年齡為52歲,主要因為史樂山去年退任主席一職,而新任主席施銘倫年齡僅45歲,其39歲的胞弟施維新亦為董事局成員,超過65歲的董事亦僅有3名。內地家族企業亦較為年輕,碧桂園(2007)及恒安(1044)董事局平均年齡亦僅為54歲,主要由於其接班人已入主董事局。    

各公司最高董事袍金則各有不同,最高薪董事為騰訊(0700)總裁劉熾平,以3.13億元人民幣蟬聯榜首,較去年薪金大增三成。第二高薪的則是長和董事總經理霍建寧,其薪金為2.26億港元,較去年高7.49%。而最為「吝嗇」的公司則為中國神華(1088),最高薪董事僅獲45萬元人民幣袍金,升幅為73.08%。加薪最多的董事為九倉置業(1997)副主席李玉芳,去年薪金為2989.4萬港元,較2017年增加1.79倍。而太古前主席史樂山則為減薪最多的董事,去年薪金為1130萬港元,較2017年跌48.88%。

以最高薪10名董事計算,33間公司的薪金中位數為4850萬港元,最高薪為長和的5.59億港元,最低薪則為神華的187萬元。另外,九倉置業的薪金升幅達2.17倍,遠遠拋離升幅第二高,恒隆地產(0101)的51.23%。跌幅最多的則是國壽(2628),其跌幅為47.59%。

在33間公司中,有16間是董事之間有親屬關係的家族企業,當中以已在去年接班,長和系的李澤鉅最高薪,其在長和、電能、長建、長實的薪金分別為1.12億港元、70萬港元、3331萬港元及9442萬港元,合共2.4億港元。而在仍未正式接班的公司中,以銀娛(0027)副主席呂耀東最高薪,其薪金為8189萬港元,較2017年增加10.5%。薪金最低則為恒安執行董事施煌劍,其2018年薪金僅為5.4萬港元,更較2017年減少1.81%。薪金升幅最高的接班人則為碧桂園聯席主席楊惠妍,薪金升幅達1.48倍,亦在去年由副主席調任為聯席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