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前,混亂而大範圍的銀行體系崩潰,促成了全球規模的金融危機;今天,增長率、貿易、及生產力三方面均下跌之際,世界彷彿正迎來另一場腥風血雨。

中國憑藉其雄厚的財政儲備,在此十年間迅速增長,帶動世界經濟恢復,其中「中國製造2025」、一帶一路、及其與亞太經貿組織會員經濟的活動均幫助了中國躍升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不過,這些改變亦對東南亞、拉丁美洲、以至中國本身造成不少社經影響,包括能源消耗、中產崛起、以及人口老化及出生率下降。而這些問題就正是亞太經貿組織成員國財長於本周在巴布亞新畿內亞會面時需要討論的問題。
當然,要討論的問題還有中美雙方貿易談判決裂所帶出的連鎖反應:除了兩個經濟受損外,第三國家所將承受的衝擊亦難以預計,亦因此最令人擔憂。特朗普的保護主義及向中國施加的關稅觸發了一系列的地區轉移,生產商現正尋求更複雜的供應鏈而迴避支付關稅,廠商亦正向生產成本更低的地方埋手,尋求搬遷的可能,採購經理正在積貨以應付不時之需,投資者亦在評估不同國家的投資風險。與此同時,低息債券亦正令新興市場的私人市場及國企累積越來越多的債務,美國加息,本地貨幣貶值,以及越趨緊縮的國際貨幣政策,亦增加了不少金融風險,倘若處理不慎,金融危機恐怕危在旦夕。

圖片來源:APEC